引刀成一快,不负少年头

© Craven
Powered by LOFTER

再见吧

  《软埋》的评论看得我恶心的只想吐。
不是说这本书,而是整个文化市场,让人觉得真他妈太恶心了。真是什么人都可以对文学艺术大肆批判,真以为文艺是政治的孙子一样。
  如果真的是文学批评,为什么又要摆出一副非左即右的丑恶嘴脸呢?难道他们真的蠢到用反智主义那一套忽悠屁民的方法来忽悠文学?
   我真恨不得撬开大清的棺材好让他看看自己是怎么亡的!

  我一直觉得,一部文学作品啊,当然可以从意识形态角度理解。但是,如果只从这一个角度去看文学书,或者用从这个角度出发去批评那些用这种方式阅读的读者,那真是……可怕(可能他们想要搞死艺术)。
  虽然很多人反对那种为意识形态服务的审美方法,但是他们自己在审美过程中却反而把这种方法运用的更加得心应手,还造成一种自己已经完成了批判与超越的假象,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个陷阱。别有用心,其心可诛。
 

一个监狱脑洞
儿子人设(也不算吧……)
反正从小就特别惨,驼背也是因为这个(:3▓▒

我觉得我们老师有毒

忍不住好奇思修老师到底怎么想的,明明说看哲学首先要看一些比较积极向上的,结果一上来推荐的书就是拉康齐泽克(就这样他还让我们少看存在主义!!)……exo me他到底是想让我们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还是想让我们走火入魔啊

真是又创造又危险

你说我也算快写完四个本子脑洞的人了,怎么就一个完了的都没有呢,好气

哎我有好多脑洞想写啊。
一篇什么平安京物语(???)海上逢魔时不知火地狱图的妖怪AU,大概学紫式部还有井原西鹤的文风?叙事和结构的话我想学芥川竹林中的行文方式(:3▓▒剧情倒是全想好了就是最大的问题是源氏物语太长了还没看完…没有办法把握古日语的那种感觉?…)
一篇法国大革命旺代叛乱时一个法国(保王派但是又是人道主义者的)没落贵族和美国(自由党无神论从加勒比海跑到法国进行自由斗争的)海盗的故事,of course学的是雨果巨巨还有玛格丽特杜拉斯—还没有剧情……就想看他们俩互怼和打架。

囤一下(可能根本不可能有下文)

痴汉日常

      我看见他一跃而上,跳到船头,向着天空和海洋伸开双臂。他也许只是想伸个懒腰,但我情愿相信他是要拥抱海空。
      在这一刹那我的视觉受到了巨大冲击。
      那一轮橙日好似一只巨大的凤凰,拖曳着火烧一般的尾羽,坠入海洋。蓬勃的晚霞流光溢彩,和他的眼睛一样。他扬着笑,任凭海风灌进衣服。头巾的两端猎猎飞舞,白衬衫在肩胛处鼓胀起来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破壳而出。
      “喂。”他出声...

不造小皇帝应该打啥tag……啊大羊真是太可♂爱♂了>3<

1/2